Hello World Again!

from the start of [email protected]

我们总是希望有一个地方来记录自己,哪怕只是一次又一次的开坑。

我们总是渴望被人理解,却又逃避社交,渴望从回忆中得到慰藉。藉由回忆的极端化效应【←我自己编的你来打我啊】而使看待现实的眼光更加消极。

但是我就是我。追求真实但是明明知道根本找不到真实,追求所谓的真实但有不忍直视。雪之下主张改变,大老师主张面对,这两者又有什么区别呢?关键是,我正走在成为我所希望成为的人的道路上,这就够了。

TAGS:  个人
正在加载,请稍候……